商业公司渐入演出领域 我国演出市场日趋成熟

2015-11-23 07:17 未知 我有话说 字号:TT

  歌剧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剧照。
  资料图片

  歌剧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刚刚上演,歌剧《方志敏》又将首演,明年,歌剧《长征》《兰花花》也已经排进演出日程,而这些作品的创作、演出、经营的主体是国家大剧院,8年来,共有18部歌剧、话剧、舞剧、戏曲原创新作由国家大剧院完成,推上舞台。

  沪语话剧《永远的尹雪艳》、喜剧《他和他的一儿一女》、话剧《大商海》、音乐剧《犹太人在上海》,创作、制作、演出、经营的是上海恒源祥戏剧发展有限公司,而“恒源祥”在观众的记忆里一直是绒线制品的商家。

  现代舞蹈诗《红》好像一首诗,通过抽象的舞蹈语言,意象化的舞蹈画面,展现出力量与生命。这部寓激情与时尚于一体的作品由上海戏剧学院策划、编剧、表演,曾多次赴国内外演出,广受赞誉。

  大剧院、商业公司、艺术院校纷纷进入创作、制作、演出领域,直至成为文艺作品的主要生产单位,是近几年我国舞台艺术发展的明显趋势,这既是演出市场的重要转型,也标志着演出市场的日渐成熟。

  作为演出场所,大剧院的艺术生产直接面对观众的需求,可以及时把握市场动态、观众兴趣、演出反馈、票房走势,与传统的文艺院团生产相比,这显然更贴近观众,而艺术院团过去的创作大都依赖创作室,创作室的创作计划常常又是依据上级指令,与观众严重脱节。大剧院的艺术生产机制中没有创作室,只有运营体系和专业化的营销链条。国家大剧院的歌剧生产依靠八大板块:制作、主创、主演、小角色、舞美、合唱、乐团、排演团队,层层配套,每推出一部作品,从前期筹建主创班底、遴选主演团队、制作舞美布景,到后期组织排演、宣传营销、艺术普及,都是在专业链条上走向舞台和市场。大剧院的长处还在于不养主要演员和创作人员,没有艺术院团常年所承担的那种沉重包袱,一切都是面向社会选聘。

  商业公司投资舞台艺术生产,并不意味着艺术就一定要为公司的商品广告服务,恒源祥戏剧制作人俞惠嫣就说,恒源祥戏剧独立运营,由于有商业公司的投资,所以在资金上有先期保障,至于创作什么,演什么,艺术家可以有自己的选择。

  艺术院校的生产往往与院校的教学相联系,不但培育了学生,而且提升了教师。上海戏剧学院的党委书记楼巍说,在《红》这部舞剧中,学生得到了专业技能上的教育,也向观众汇报了艺术院校的教育成果。中央音乐学院主办的现代音乐节至今已经11年,在300多场音乐会中就有许多委约作品,?向观众展示了音乐院校的最新创作水平,其探索性、先锋性极其鲜明,在演出市场中注入了新鲜的活力,证明艺术市场并不专以票房多少为准绳,预示未来、显露创作走向,也是其功能之一。

  工作室、剧社、独立制作人也是当今舞台创作的重要力量,如孟京辉戏剧工作室早已名闻遐迩,并且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地相继诞生;刚刚以舞剧《十面埋伏》轰动舞台的杨丽萍舞蹈工作室在观众的脑海里也印象深刻。2015年北京市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包含了话剧、舞剧、音乐剧、曲剧、京剧、昆曲等多种形式的15部优秀作品,其中多为原创,尤其是还有5部戏曲作品,这显示了北京小剧场话剧原创的活跃,内容的多元,满足了各种观众的欣赏需求。小剧场创作和演出的活跃与一大批工作室、剧社、独立制作人的涌现是分不开的,他们思路开阔、编演灵活,在热切关注市场的同时,不忘艺术探索,由于剧场体积小,即使再前卫的作品也不怕没观众。2014年,北京市小剧场话剧共上演剧目150部,演出场次达3536场,票房收入约5200万元。不过,与国有艺术院团相比,民营剧社的起落也很快,有的剧社为了提高票房,尽管作品一部接着一部,但创作难免低俗化,有数量缺质量的倾向十分明显。

  从过去单一的艺术院团创作到现在的多种多样,显示出我国舞台演出的创作演出主体不拘一格,有的是政府支持,有的是商业投资,有的是国有艺术院团主创,有的是民营公司编演,有的是工作室出马,有的是独立制作人上阵,只要能为观众带来艺术享受,可以为演出市场增添亮色,都不妨一显身手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

责任编辑:华夏狗万和九州_狗万 首页_狗万怎么买球网

相关新闻
多说
?